衍白生不逢辰

坚定的稻米。常常爬墙全职。
然后偶尔,热门的都爬一爬。

记小张哥的一次不堪回首
#这是篇文
#故事时间是在民国,小张哥和我们海琪还住在一起的时候√
#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个脑洞怎么来的,没办法,小张哥,太骚了


张海盐扭扭捏捏出现在张海琪面前的时候,大爷坐姿的张海琪深深吸了一口烟袋,然后没忍住,“噗”一声笑成了大写的滑稽。
当时不过十余岁的小张哥憋红了脸,有心在自己的养母脸上印一个巴掌,奈何没有那个胆子,还打不过这个混账玩意。
他扯扯自己刚穿上的繁复的看不懂但是很好看的小裙子,撇撇嘴。


事情的起因是一个赌。
那天天杀的张海琪回来,扯过自己的倒霉儿子就开始灌酒,灌醉了就开始撺掇儿子穿什么“西洋的衣服”。失去了脑子的张海盐以为是男装,一口答应下来才发现张海琪说的是裙子那种糟心玩意。
虽然托张海琪的福小张哥已经不认为女人和大爷有什么区别了,但是很显然女装和大爷装是有区别的,所以他清醒过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抵死拒绝。
当然,他被武力镇压了。


张海琪:怪我咯
拖着不情不愿其实化了妆也勉强能看的儿子出门,张海琪稍微思考了一下,回到了昨天打赌的地方。
雾琅花渣:大爷,我是正经商家。
然后欢天喜地把小张哥当成模特摆在了门口。
不仅摆了一天还允许别人摸摸这个所谓“萝莉”的头。
小张哥冷着脸瞪他们。


很显然是个男人被这么折腾就好不了,更别说那时候的小张哥已经以张家人自居,认为自己是男人中的男人。巨大的受挫感让他内心扭曲起来,成为了日后那个妖娆的张海盐(?)。


张海琪在外面其实看了很久,但是发现张海盐似乎乐在其中,就走开了。

(end)
这个文章是没有任何逻辑的文章,看看热闹就好,麻烦不要代入啦。
PS:南部档案真的好看,推荐推荐。

中元

#中元节鬼回家啦
#苏沐秋回家啦
#糖
#叶修大半程ooc


“下雨了。”苏沐橙抬了抬眼睛,手底操作微顿。
“嗯。”叶修视线半点没有离开屏幕。
“……”
错觉吗,苏沐橙略微有点疑惑。窗帘是拉上的,之所以知道下雨是因为有人打开了训练室的门,雨时清新的气息和那人一起裹进了室内。
训练室里只有键盘和鼠标敲击的声音,她看了看,还是刚才在的那些人,一个也没多。
错觉吧。


乔一帆把水递到叶修桌子上:“前辈,还在看任务吗?”
叶修扫了眼时间,随手一个操作:“对,还有一会。”言下之意别等了,先去。
乔一帆很习惯他不弄完不吃饭的精神:“那叶神,我们就先去吃饭了。”
苏沐橙:“叶修你快点啊!”
“是是是,快去快去。”叶修没好气。


门被带上了。
确定其他人都出去了并且一时半会回不来,叶修微微叹气,“研究好久”的任务直接交了。
“沐秋啊。”他说。屏幕里荣耀的界面映在眼睛里,映得眼底微光晦暗不明。
永远十八岁的少年回他:“嗯?”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身后响起。
鬼回魂。叶修忽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。


叶修转过半个身子,果不其然对上了那人戏谑的眸子。
很熟悉。白色的衬衫。懒洋洋而又有些气人的语气。还有……温润的,忘不掉的脸。
只不过,那人早就不在了。
十年,十一年,甚至多少奇异的侥幸都没有了。
可偏偏……
算了,回来就好。
叶修下意识怼他:“不要你的沐橙了?”
“沐橙?”苏沐秋看了眼自家妹妹的座位,“她不是挺喜欢那个叫莫凡的吗?”
“我觉得挺好。”苏沐秋笑。


“走吧吃饭吃饭,今年中元节好不容易能显个形回来,我可不想饿着叙旧。”苏沐秋勾他肩膀。
“想吃什么,”光速接受事实的叶修于是退游戏,“沐秋大大?”
两人七拐八绕去了从前很喜欢一个小馆子,不大,但是很干净,味道也还不错。
老板是他们熟人,苏沐秋不在之后叶修和苏沐橙偶尔也来。看见苏沐秋开心:“苏小哥回来了?”
瞥见苏沐秋意外的神情,叶修解释:“我们和他说你去了别的城市。”没舍得和别人说你已经不在了。
苏沐秋了然,神情自若顺着圆过去,点了两个人喜欢吃的。


十一年时光太长,两个人边吃饭边聊天,聊了很久。
中途叶修估摸着兴欣那边的时间叫来了苏沐橙。从前还在上学的小姑娘已经成长为一个战队的队长,却在见到哥哥的一瞬间就红了眼眶。
“别哭啦,”苏沐秋无奈,可是自己的眼眶也禁不住红了彻底,“要变成小花猫了哦。”
他抱着扑到自己怀里的妹妹,安抚性拍拍她:“我回来啦。”


三个人蹲在路边烧纸钱,苏沐秋望着满天星辰,忽然笑了起来。
叶修用火钳翻着那堆东西,好让它们烧得更彻底一些,余光望见他笑,头也不抬:“现在知道人间的好了?”
苏沐秋挥挥自己开始变得透明的手:“早就知道啊,早就回不来了。”
叶修于是不再说话。
火焰渐渐熄灭,叶修确认了一下确实烧干净了,拍拍手,把借来的火钳还了回去。
叶修忽然好奇:“诶沐秋,你说烧的这么些够你用么?”
苏沐秋随意地瞥了一眼刚刚根本没注意的纸钱厚度:“你要我说真话还是假话?”
叶修:“?”
苏沐秋:“这种旧式的比较值钱,新式的印了面值的反而要差一点。”
叶修想了想,他和苏沐橙买的大部分是新式的。


按理来说中元节不应该瞎鸡儿跑的,但介于有苏沐秋这么个鬼跟着,他们倒也没有见到别的“有趣的灵魂”。
反倒是苏沐秋存心逗自家妹妹玩,把路上自己见到的所有鬼的样子通通报了一遍。
被偶尔也看鬼片的云秀荼毒的苏沐橙:“哥哥!”
苏沐秋“哎”一声,仍是少年时的戏谑。
叶修眼底不自觉浮上一层暖色。
路灯的暖色连带路边跳动的火光给三个人镀上一层光影缭乱的边,时过境迁,物是人非,所叹有人仍是少年,所幸有人仍是少年。


“笃笃。”敲门声。
陈果开门:“谁啊,这么晚——”
门口两个人都带了不自觉的笑,温暖而耀眼。
苏沐橙抱住陈果:“果果我们回来啦!”
陈果惊疑不定:“什么情况!”
叶修脱下外套挂在衣帽架上,自顾自倒了杯热水:“遇见一个朋友。”

所有的ooc都被老叶承包了,我简直难以想象他再遇见苏沐秋是什么情况。
我想写糖,还想写伞修,然后发现他们的关系就像是家人一样,已经很甜了。
然后鬼节快乐(。
PS:我真的不知道冥币哪一种值钱,这是我编的。

四下里是无人的,静谧的。
终极里是一片渺远的白。
张起灵远远地看着,站着,不打算有什么其他的动作。
他其实很喜欢这样。
可是无垠风雪如朔沙尘暗云海,远处天边一点湛蓝,他只微微敛了眼,就像是整个世界都盛不下的孤独与无稽在荒唐地肆虐。
肆虐这个古老的张家,肆虐这位或许是最后的守陵人。
他猝不及防来到这个世界,所有一切都是为了其他人,其他生命,却没有什么是给自己的。
可他命里是神。
神的意义,就是无私地,背负青天而莫之夭厄。
安安静静的大雪,无声而静谧的空间。
好像是什么都没有的终极里,那个安之若素的影子看起来那么苍白,却又那么强大。
微光落在他的眼里,将他清秀的脸映得湛然若神。

苍山暮远,碧空如洗。
对张起灵所有的最深最远的印象,就是那样一个纯白的,与世无争的人。
张起灵不该属于这片世界的。
他该是个安静如处子的,什么呢,一切婉约美好的东西,比如,神。
张起灵,就该是一个什么神性的东西。

如梦令
梦与君同
可以说这就是我的梦想啊。
其实只是偶然间跑到了长白山,然后就想着,现实里我去不了但是游戏里我可以去啊。于是抛弃了我的大号,找了一个梦一样的区。
这张脸很好看。本来想找一个和自己想象中张起灵像一点的,试过之后发现都不是。
此为0811凌晨。
离八一七还有六天,争取上160。

一些小段子

其实就是联盟里的一些不适应(。
算是转职,转账号卡,转队,等等等的阵痛期。
最后有糖(*´▽`*)可能也算玻璃渣


刚来霸图,张佳乐就病了,感冒。
张新杰端了杯白开水给他,55°,不高不低。
张佳乐咬着吸管一点一点喝了,吃了药,然后缩到被子里。
“好好休息。”张新杰也只好这么说。
灯关上了。
但是张佳乐睡不着。
他打开手机的屏保,望着自己和孙哲平的照片,发呆。


张佳乐好像适应了霸图的生活,又好像没有。
要训练了,他会赶着去,但是会迷路。
其实霸图百花真的差不多大,但是在霸图总归要生疏得多。
百花。
他愣愣地站了一会。
果然还是放不下啊。


林敬言又赢了。
他想像往常一样来一句“唐三打好样的”,却在视线移上屏幕时安静了下来。
界面上冷暗雷安安静静站在原地,依旧是代表着胜利的姿势。


再睡一夏漫无目的地游荡着,和他的名字一样慵懒。
公会频道里已经满满当当是楼冠宁的吆喝,还有一个坐标一闪而过。
离自己很近。
再睡一夏四处扫了扫,挑了个方向离开。
疼痛感。
孙哲平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手,发现和以往的无数次一样,缠在上面的绷带被冷汗浸得透彻。


狭小的甬道里,海无量后退一步。
方锐下意识地放了陷阱,然而他的手很稳,只是让海无量退了一步。
方锐又看了一眼屏幕。


高英杰丢下的熔岩烧瓶照例烧到了Boss脚下。
但还是差了一点距离,也只是烧到了Boss脚下。
好像少了什么。他想。
视野里没有了那个仿若小透明一样,却什么都做到尽力的刺客。
所以这一步牵引,没有人替他完成。


叶修打开好友列表扫了一眼,然后关上。
“走吧。”他对自己的队友说。
嘉世的人跟上。
这是叶修的习惯性动作了,也不知道是想要看到什么。
在一个单独的分栏里,有一个名字始终亮着,跟在他的身边,另一个名字却始终暗着,而且再也,不会亮起了。


一寸灰绕着绕着,又攻击到了木桩的后背。
弧光闪。
乔一帆扯了扯嘴角。
一寸灰手里的刀刃上翻,刀阵。
接着满月斩。
木桩血量归零,系统又刷了个新的。
乔一帆默然。
我不再是个刺客了。他想。
但是莫名的,他想起一个朋友。
一个,魔道学者。


南山又下雨了。
雨点穿过那人几近透明的手,落在地上。
苏沐秋撑着伞蹲在自己的墓碑上,似笑非笑地望着碑前一束玫瑰。
好啊叶修,上坟你给我送这个。沐橙怎么也不拦拦你。
可是他看着面前两个轻声轻语和自己说话的人,面上的笑到底是淡了。
自己死了多少天了?
放下我吧。他想。向前看。
可是忍不住,他试图揉揉苏沐橙的头发,又试图摸摸叶修的脸。
两个人毫无所觉。
雨越来越大。